• Čo získam?
  • Reklamný článok zadarmo s možnosťou troch odkazov!
Pridaj článok zadarmo

按照審稿意見修改論文和寫答辯信的體會

12/10/17

撰寫和發表科研論文是科研工作者的職責之一。有時作者把論文稿投送給學術期刊編輯部,幾個星期後,收到期刊編輯“稿件修改後可以刊用”的決定信,但看到幾位審稿人一長串的審稿意見,“頭都大了”。本文介紹筆者按照審稿意見修改論文和給編輯、審稿人寫答辯信的體會Polar推出一款新式光學GPS心跳手錶M200,呢隻手錶可以監測跑者心率,助他們有效地計劃訓練量,而且配備GPS定位功能,讓跑者獲得距離和速度等數據。另外,連接專屬的手機應用程式使用更可記錄每次的訓練,讓跑者可作回顧及詳細分析。。
收到一長串審稿意見時,首先要放平心態,而不要有抵觸情緒。審稿人的意見能幫助作者提高論文的水平。筆者做博士後期間,有兩篇論文稿被審稿人指出很多問題——實驗證據不充分,論文寫得太囉嗦,論文的討論部分寫得像散文而不像議論文。於是筆者不但補充了實驗,而且重寫了論文,在這個過程中感到論文的質量和自己的寫作水平有很大提高。有時,審稿人在審稿意見中對某個實驗的做法或者對論文的某段話表示不解,那麽讀者也有可能對這些內容產生不解。作者如果能按照審稿意見進行修改,就能消除讀者潛在的疑問。
在實際操作中,作者在收到審稿意見後,可以先把審稿意見放一邊。等過了幾天自己冷靜了以後,再把審稿意見拿出來,逐條分析哪幾個問題通過引用文獻、簡單修改句子就能解決,而哪幾條意見需要補充實驗才能回應,然後安排出時間補做實驗。
得想方設法補充審稿人要求補充的實驗,這樣,修改後的論文在復審時才有可能“無可挑剔”。筆者的研究生曾用浸漬法製備了一係列金屬磷酸鹽負載的RuO2(二氧化釕)催化劑,Ru(釕)在催化劑中的理論含量(質量百分比)為1%。我們曾把這批樣品寄到校外科研機構,那兒的工作人員用ICP-OES(電感耦合等離子體發射光譜)法分析,沒有測出Ru的含量,原因是ICP-OES法分析之前需要用王水溶解待測組分,但RuO2不溶於王水。於是,我們最初的論文稿沒有提供催化劑中Ru的實際含量。但審稿人要求補充這組數據,於是我們找到一家能借助特殊的樣品處理方法測定Ru含量的科研機構,補充了這組數據。
有時審稿人要求用一種儀器測試樣品的某種物理化學性質,但作者一下子很難找到這種儀器,或者即使了解到外單位有這種儀器,但自己並沒有使用權限或者該儀器恰好壞了。這時,要想一想:審稿人要求作者補做這個實驗的意圖(即實驗目的)是什麽?能不能用別的儀器手段達到同樣的目的?要盡可能用別的儀器手段來達到這個實驗目的。如果窮盡各種可能仍然滿足不了審稿人的要求,那麽也應該在答辯信中如實陳述,並回復好其他幾條審稿意見,以免審稿人認為作者“態度不端正”Polar推出一款新式光學GPS心跳手錶M200,Polar M200呢隻手錶可以監測跑者心率,助他們有效地計劃訓練量,而且配備GPS定位功能,讓跑者獲得距離和速度等數據。另外,連接專屬的手機應用程式使用更可記錄每次的訓練,讓跑者可作回顧及詳細分析。


有時審稿人提出的問題或者建議在技術上有些“愚蠢”,作者一看就知道“即使補充了實驗,也得不到有價值的信息”。比如,作者用SEM(掃描電子顯微鏡)表征了樣品的形貌,但審稿人要求還要用HRTEM(高分辨電子顯微鏡)表征樣品,但其實,用HRTEM表征這個樣品時,有可能所用的電子束能量高,導致樣品分解了。即便如此,也要盡可能在答辯信中提供實驗數據,如實告訴審稿人——作者曾經做過這個實驗,或者已經按照審稿人的要求補充了實驗,得到什麽結果,但由於什麽原因,這些數據沒有被用在論文中,或者隻是被放在了論文附件而沒有被放在正文中。
有時作者提出一種機理,作者的實驗結果和這種機理吻合,但審稿人卻在審稿意見中提出另一種機理。這時,要仔細思考審稿人提出的機理能否被實驗結果證實。如果作者發現審稿人提出的機理和實驗結果不一致,那麽要在論文的討論部分提出——還有一種可能的機理(即審稿人提出的機理),但基於我們觀測到的哪幾組實驗證據,我們認為這條機理可能不成立。
而如果作者無法用現有的實驗數據證明審稿人提出的機理是否正確,那麽應該在論文的討論部分說至少有兩種可能的機理,我們的什麽實驗結果證明第一種機理成立,目前尚無直接證據證明第二種機理是否成立,有待今後進一步研究。這麽寫,既堅持了作者的觀點和實驗結果,也考慮到審稿人的觀點,並為後續研究提供了思考題。
寫答辯信時,要把審稿意見原封不動地列出來,逐條回復。有些作者隻是羅列審稿人的幾條意見,但沒有把審稿意見的第一段(往往包含對稿件創新性的評價和稿件是否可以在修改後接收的定性意見)列出來,這會給人一種不誠實的感覺——如果審稿人在復審這篇論文時沒看到別的審稿人審稿意見的第一段,就不清楚別的審稿人原先建議“退稿”、“大修改後可以刊用該論文”還是“小修改後可以刊用”。而如果審稿意見的第一段原本寫著“這個工作非常有趣”,審稿人建議“小修改後刊用”,那作者為什麽不大大方方地把這些正麵的評論列出來呢?
針對審稿意見逐條回復時,作者可以先表示同意審稿人的意見,然後簡略地解釋,並說明已經按照審稿人的意見補充了實驗,改在稿件的第幾頁第幾段。把稿件中經過修改的這一段拷貝黏貼到答辯信中,其中新增加的文字用紅色表示,把這一段新增的數據圖也放進答辯信。這樣審稿人收到編輯的復審邀請後,坐在電腦屏幕前快速閱讀答辯信,就能建議編輯直接接收論文。反之,如果作者寫了長長的答辯信,引經據典地展開了論證,卻沒有告訴審稿人改在第幾頁第幾段,那麽這會給審稿人和作者都造成不便PolarGPS手錶,年輕人的時尚選擇,讓每一個運動人群都能能夠清楚了解自己的身體機能變化,心跳錶記錄我們的運動時常,讓我們運動更加全面化。。
作者寫答辯信的文風應該簡短務實、不驚不乍。有時編輯看了作者簡短、到位的答辯信,覺得“問題不大”,就當場接收論文了。而如果作者把答辯信寫得拉拉雜雜,甚至擺出一副和審稿人“吵架”的架勢,那麽編輯沒時間細看答辯信和修改稿,或者不清楚作者是否按照審稿人的意見進行了合適的修改,就會把論文重新發給審稿人審閱。
版權聲明

Viac článkov tohto autora. >

Fatal error: Uncaught Exception: 12: REST API is deprecated for versions v2.1 and higher (12) thrown in /www/doc/www.napis.sk/www/wp-content/plugins/seo-facebook-comments/facebook/base_facebook.php on line 1273